酗麵包的美食作家王宣一,是「La Terre」的常客,曾在《商業周刊》的「饕姊雙周記」撰文推薦「La Terre」。今天遠遠瞧見她又從小巷轉進「La Terre」,「La Terre」趁機請她談談她與麵包的美味關係。

編:聽說您非常喜歡吃麵包?

宣一:是的,對於麵包,我幾乎沒什麼抵抗力。只要看到麵包,我都像跟麵包有仇似地,想狠狠地撕裂它、咬它、吃它,好友笑我是要弭補童年時期對麵包的不滿足。

麵包之中,我特別喜歡吐司。我一直夢想著有一天可以抱著一整條剛出爐的吐司,狠狠地撕扯大咬,僅只是這樣而已。但是有些夢想就永遠放在心裡,並不那麼真正地有動力去做,也許是擔心那樣的夢想一旦實現了,人生剎時就少了一種樂趣。

對於正餐,我喜歡古早味;但是對於麵包,我喜歡的卻是緊密札實、有口感的法式和德式麵包。但我卻超級不喜歡用刀子切麵包,怕破壞了麵筋的筋度,最好是一塊塊狠狠地撕下來,放到嘴裡慢慢地咀嚼。

編:可以提一下您印象中最難忘的麵包嗎?

宣一:記憶裡,印象最深刻好吃的麵包是在尼泊爾旅行時。加德滿都有一間供應窯烤手工麵包的咖啡店,不知道是不是高山氣候的關係,麵糰發得特別好,從柴窯裡出爐了又結實又鬆軟的德式圓麵包,口感彈牙,在高山清新的空氣中,散發出麥子和酵母混合的麵粉香,讓我非常難忘。

編:您是怎麼發現「La Terre」的呢?

宣一:我是個麵包狂,到處尋找麵包的口味。台灣雖然有很多好吃的麵包,可是真正讓我鍾情的麵包店卻不多。朋友告訴我,台北東區的巷弄裡有一家歐式麵包店「La Terre」」,我走進試吃之後立刻驚為天人,接著連續幾天到麵包店裡,有點像上了癮似的,試吃了數十款,那些特殊的麵香讓我回味不已。

編:在「La Terre」的麵包裡,您喜歡哪幾款呢?

宣一:法國長棍麵包有著漂亮的氣孔,麵糰的結構很完整,咬勁十足;巧巴達散發出天然的穀物香;可頌和吐司的基本功力沒話說;兩公斤重的酸味鄉村麵包(Pain de Campange),一天只做一個,切成四半(500g)分開來賣,獨特的香氣讓我上癮。

由於原料和製作過程講究,「La Terre」麵包的價格挺貴的,我吃一回要暗罵一回,可是吃上癮了,只好邊罵邊吃,哈哈。

45-1

美食作家王宣一非常喜歡吃麵包,只要看到麵包,就想狠狠地撕咬。

45-2

抱著一整條剛出爐的吐司狠狠地撕扯大咬,是美食作家王宣一的夢想。

圖為「La Terre」的山形皇冠吐司(上)與蜂蜜吐司。

45-3

La Terre」的鄉村麵包,獨特的香氣讓美食作家王宣一吃就上癮。

創作者介紹

大地烘焙 LA TERRE BOULANGERIE

LA TER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